大图
您现在的位置是 :主页 > 汽车资讯 >

王熙凤:你的月钱是我的好几倍!李纨:别以为我不知道

发布日期:2020-09-13 06:3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这对妯娌,表面上很和睦,但在关键时刻,却将两人之间的矛盾,呈现在众人面前。

作为管家的少奶奶,王熙凤对李纨的收入非常清楚,她立刻扒拉起小算盘,将李纨的账算给众人听:“亏你是个大嫂子呢!把姑娘们原交给你,带着念书、学规矩、针线的,她们不好,你要劝,这会子她们起诗社,能用几个钱?你就不管了……”原来,李纨的收入,由四部分组成,第一部分是李纨的月例,单是月例这一项,李纨就是王熙凤的两倍多;第二部分是贾兰的月例,又是每个月十两银子;第三部分,是因为李纨寡妇的身份,贾府中特意给她分了一部分地,这些地租,归李纨自己掌握;第四部分,贾府中年终分年例,依然有李纨的一份,并且还是最多的一份。

李纨只能很委婉地点醒王熙凤:“你们听听,我说了一句,她就疯了,说了两车的无赖泥腿世俗专会打细算盘、分斤拨两的话来。这东西亏她托生在诗书大宦名门之家做小姐,出了嫁,尤氏这样,她还是这么着,若是生在寒门小户人家,做个小子,还不知怎么下作,贫嘴恶舌的呢,天下人都被你算计了去……”

这些钱,李纨不可能全部都知道,也一定也隐隐约约知道那么一些,毕竟,贾府中几乎没有什么秘密。李纨的一句“天下人都被你算计了去”,也就是在暗示这一点??明明你的钱赚得更多,却拿着我的收入说事,希望我拿出钱来,陪着小姑子们玩,你当没事人,你以为我傻啊?你那些小把戏,你以为我不知道?

贾府中曾经有一位旺儿媳妇,她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,“哪一位太太、奶奶的头面、衣服,折变了不够过一辈子的?只是不肯罢了。”这些贾府的少奶奶们,哪一个都可以说富得流油。然而,因为海棠诗社的费用,这两位尊贵的少奶奶,却差点当众“掐”起来。

这样算下来,李纨的收入,确实是王熙凤的好多倍。但是,王熙凤的收入,真的像她自己说的,那么微薄吗?李纨虽然平日里不言不语,心里却有一本账,当然了,她不能当着众人的面,把王熙凤那些暗地里的收入都扒拉出来,否则就等于两人彻底撕破脸了。李纨的收入是明账,王熙凤的收入大部分是暗账。

王熙凤和李纨,是荣国府的一对妯娌。这对妯娌在各方面都呈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势,李纨出身于书香门第,她的父亲是国子监祭酒,王熙凤出身于金陵王家,王家从祖上开始,直到王子腾这一代,都是武将出身;王熙凤个性张扬,爱说爱笑,争强好胜,李纨却沉默寡言,轻易不表露自己的喜怒哀乐。

王熙凤自然也是聪明人,听李纨说出这些话来,不破费一些肯定是不行的,所以,当李纨再次问她,“这诗社你到底管不管”的时候,王熙凤的口气立刻就变了:“这是什么话?我不入社花几个钱?不成了大观园的反叛了?还想在这里吃饭不成?明儿一早,就到任上马,拜了印,先放下五十两银子,给你们慢慢做会社东道……”

王熙凤的收入,明面上的只有月例这一部分,但是暗地里的收入,却非常庞大??馒头庵的那三千两银子,还只是其中的一次,后来还有多少次类似的事,作者就没有写明了;因为管家,家里人孝敬她的“好处”;拿着贾府中的月例,自己赚的利息等等。

一场看似轻描淡写的说笑打闹,却已经将荣国府中长房和二房之间的矛盾,毫无保留地呈现在众人面前,这对表面上很和睦的小妯娌,背地里却在暗中较劲,较劲的目的,也不过是因为银子。